注意事項:

  1. 本文為以唱見之二次形象為創作基礎,與唱見本人及其任何活動皆無關聯,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敬請注意。
  2. LK。R18。
  3. luz病病的慎入。
  4. 此文為與另一作者玥曦共同創作之文章(中間隱藏部分)。全篇請往這裡走。

 

 

 ↓↓↓若以上皆可接受,就請往下看吧↓↓↓

 

 

並不是單純的接吻,kain感覺到強壓在身上的男人另隻手伸往自己所躺的枕頭下不知道在尋找什麼時,鎖鍊聲帶動雙手,無力的抵在兩人之間。

「不要…求求你……luzくん……不要……」

kain的哀求換來的是身體裡某個東西更加劇烈的震動。

「luzくん、不要、不要……啊……」

「kain,舒服嗎?」

嘴角扯出一抹邪魅的笑,luz冷酷的看著身下因來自體內的刺激而不斷扭動身子的少年。

經過幾天以來的調教,kain的身體早就無比敏感,根本經不起這樣的刺激,易折的脖頸一仰、發出高昂的喘息。

「…はぁ、はぁ…うっ、え?!」(哈啊、哈啊…唔、誒?!)

kain尚未自方才的餘韻中恢復過來,luz便欺身壓上,不費吹灰之力的除去他身上的衣物(其實也只是一件昨天替他洗完澡後隨手套上的浴袍),忽然櫃子上傳來手機鈴聲,阻斷了luz的動作。

「嘖」了一聲,luz拾起手機查看郵件。

『kainくん失蹤好幾天了!luzくん有任何消息嗎?』

「--大家都很擔心你呢,kain。」

冷笑了聲,luz隨手把手機扔到一旁,俯瞰著怯怯的仰望著他的kain。
「該怎麼做才能讓你只屬於我一個人的呢?」

像是喃喃自語的問句,luz的視線沒有一秒離開kain;少年光裸身軀弓著背,牛奶色肌膚光滑細嫩;單手撫上kain側腰,luz的笑令人毛骨悚然。
「乾脆,在這邊寫上我的名字你覺得如何呢?」

「ル……啊……」

「而且還是那種,永遠用不掉的標記好嗎,kain?」

體內的東西硬是被luz空閒的另一手拉出,異物離開的刺激不亞於塞入,kain身子顫抖了一會,眨眨眼一看,一個球狀物體裹著透明黏液被舉在眼前。

「才一個早上就這麼多,真淫蕩啊,kain。」

「唔、嗚……」

kain真的哭了出來,清澈的眼淚順著臉頰滑落。

「luzくん…請你、放過我吧……」

「……放過你?」

luz輕笑了聲,無限諷刺的。

「從你讓我愛上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放不開你了,kain。」

輕聲說著,彷彿只是在討論今天天氣如何的語氣,

「所以,這一切都是你的錯。」

「何……luzくん……這個……不是我認識的那個luzくん……」

kain撐著身體想往後退幾步,luz卻是一個搶先雙手抵在他兩方肩膀旁,紳士般微笑。

「不會再讓你逃走了,kain。」

下一秒,kain被一股蠻力強翻了身,變為臉朝下、背對著luz的姿勢。

「lu、luzくん……啊、不……那、那裏不……啊、不行……」

在luz身下無力的掙扎,另一方面卻又因快感而擺動著腰枝,在慾望和羞恥心之間來回徘徊的kain變得更加敏感也性感。

「不要?但是kain的這裡不是這麼說的喔?」

luz惡趣味的撫上顫抖著流瀉出濁白液體的嫩荏,得到的是更高亢的嬌喘,促使他更賣力地挺進、毫不留情的穿刺。

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因高潮快感已搞不清楚東西南北的kain緊抓著先前luz買給他的拉拉熊抱枕,想起幾天前還如鄰家大男孩的luz不禁兩行淚簌簌流下,後方的衝撞不時令他發出自己也覺得羞恥的喊叫,混著淚腔。

「又哭了啊……」

釋放完離開kain體內,伸過手指碰觸那有點紅腫的眼角。

「和我做這種事情不開心嗎?」

語氣像是討女友歡心,luz改為用整隻手掌在kain臉頰撫著。

「還是說、你不想和我做這種事呢?kainちゃん」

只覺後腦被用力一壓,半臉陷在棉被裡依稀能看見luz的動作,兩個相連圓環黑得發亮、襯著luz有四分之一混血的白皮膚更顯得漆暗;長條笨重的鎖鏈只能在一定範圍中限制kain的行動,但這次的東西卻是能讓對方動彈不得。

luz滿意看著背對他雙手給靠在床頭,上半身動彈不得卻極力想掙扎的模樣,不由得又拿了兩副分別固定住kain的雙腳。

「沒關係、你跑不掉的。」


怎麼樣都好,只要你的身為我舞動、你的心因我流連;只要能這樣就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宛如花落

ナツ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